网站导航

技术文章

当前位置:主页 > 技术文章 >
【1978—2018】这40年中国到底发生了什么
时间:2021-03-05 02:22

  “1978年,在同志倡导下,以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为标志,中国开启了改革开放历史征程。从农村到城市,从试点到推广,从经济体制改革到全面深化改革,40年众志成城,40年砥砺奋进,40年春风化雨,中国人民用双手书写了国家和民族发展的壮丽史诗。”

  以前的交通不便利,出门多是步行。当时的自行车特别笨重,也特别大。小时候,与外公出门,我会坐在前面的横杠上,时间长了感觉累坏了。

  现在的交通便利了,出现了地铁、火车、高铁、飞机等,各种电动车代步车的普及也方便了人们的出行。

  现在的交通便利了,出现了地铁、火车、高铁、飞机等,各种电动车代步车的普及也方便了人们的出行。

  不仅如此,各种共享单车、共享电车的出现,也为人们的出行提供了极大的便利。

  以前的房子是用泥土和砖瓦盖起来的,都是平房,没有那么多高楼大厦,很多邻居一起走街串巷,相处和睦有乐趣。

  现在很多人住上了居民楼、小区、别墅等,不仅周围环境变好了,装修也越来越追求高端与潮流。以前街上没有那么多车,人们出门都是骑自行车,现如今的街道却是车水马龙,人潮拥挤。

  前段时间大火的“时光博物馆”开展,展出了许多老物品与摆件,唤起了许多人终生难忘的记忆,每当我们回味过去,都会想到这一路走来的辛苦与不易。

  以前的老式电视是需要天线的,有时候没有画面了就去转转天线。奶奶家里还用的老挂钟,每次整点的时候就会敲响,几点了就响几下。

  随着社会的发展与进步,电视从有线转变成无线,从黑白变成了彩色,屏幕尺寸也越来越大,洗衣机从滚筒变成了全自动,出现了制冷制热的空调,以及各种智能冰箱、洗碗机等,大大方便了人们的生活。

  以前没有电脑和手机,电子科技还不发达的时候,当人们需要什么东西,都是去家门口的小卖铺。小时候最幸福的事情就是拿着零花钱去小卖铺买零食,几块钱可以买一堆。

  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出现了电脑和手机。电脑从最初的大头电脑转变为笔记本、平板等,手机从平板、翻盖、滑盖、到现在的触屏手机,更新换代的速度也越来越快。

  电子商务的发展出现了淘宝、天猫、京东等各大购物网站,足不出户就能买到自己想买的东西,也出现了各种外卖软件。

  支付方式也发生了巨大的转变,几乎不怎么用现金,微信支付宝扫一扫,很方便,也不用找零钱。

  记得以前一毛钱可以买好几块糖果,人们的工资一个月只有几百块钱,看病上学只需要几块钱,生活用品也很便宜。

  现在随着社会的发展,人们的工资越来越高,物价也在慢慢上涨。消费观念产生了极大的转变,一顿饭几十上百,甚至更贵,买衣服不光追求保暖,更加注重款式颜色等。

  随着交通的便利,很多人也选择去旅游,去看看外面的世界,感受一下世界的广阔与美丽。

  更有一些人开始转向各种投资,炒股、彩票、债券、定存等各种方式规划自己的资产。

  在过去四十年里,西方学者们多次认为中国就要垮了。直到今天,中国经济还是没有垮。

  1978年,中国的经济总量全占球1.8%,当时的中国是一个极其贫穷和微不足道的国家。今年中国是全球的第二大经济体,经济总量占到全球14.8%。

  1978年,中国人均GDP只有384美元,在全球200多个国家中排在倒数第七位。今年中国人均GDP将达到9281美元,这个数字代表中国已经步入中等收入国家。

  再来看恩格尔系数,1978年,老百姓赚100元钱有60元钱是拿来买食品。今年中国老百姓每月39%的收入用于购买食品,61%用于购买提高美好生活的商品。

  1978年,中国没有超过200米的高楼大厦,今天全世界10幢最高的大楼中有8幢在中国。

  1978年,中国没有一家私营企业,全都是国企且在世界五百强中微不足道。2017年,世界五百强企业中,中国企业数量已经达到了115家,其中有超过25家是民企。

  1978年,全国人民一样穷。中产阶层在1978年是个被鄙视的名词。今天中国中产阶级数量从0增加到2.3亿人口,除美国以外比所有发达国家的人口都要多。

  此外,目前全世界70%的奢侈品被中国年轻人消费掉,而且这些消费者的平均年龄是39岁。美国购买奢侈品消费者的年龄要比中国老54岁,而美国网民平均年龄比中国大5岁。从此意义看,中国要比美国年轻10岁。

  1978年,中国一年的汽车产销是10万辆。今天,中国是全球第一大汽车产销国。2017年中国的汽车产销量达到2940万辆,汽车成为了很多中产阶级家庭的标配。同时,所有和农业文明、工业文明相关的基础生产资料,中国都是最大的消耗国。

  40年前带领中国摆脱了阶级斗争,被《时代周刊》定义为当年的年代人物。

  1984年,《时代周刊》有一期封面是一位中国年轻人拿着可乐站在长城上,封面标题是《中国的新面孔》。1984年中国开始了城市体制改革,中国的马路上出现了很多的广告牌、出现可口可乐、中国城市的围墙开始逐渐消失、出现了越来越多的个体户和民营企业

  2013年,《时代周刊》出版了以《中国的今天非常危险》为封面标题,孩子吹泡泡为配图的杂志。但仅仅四年之后,《时代周刊》刊发了一篇《中国赢了》的文章——因为美国总统要访问中国,为了拿我们2000亿美金的订单,不得不讨好我们一下。

  通过这本美国的杂志,从中发觉中国的变化并非一天发生。如果静态来观察,发现所有的变化都非常陌生。中国这只船这么大,但每天都面对着巨大的不确定性。

  改革开放四十年来中国的每条街道、每个家庭都发生了巨大变化,这个变化是如何发生的呢?怎么解释?几乎所有的历史学家都无法作答。

  20多岁的费正清博士毕业后来到了中国,他在1940年代中期写了《美国与中国》这本书,这是西方学者第一次把中美对照起来的一本书。

  当时费正清认为中国正在发生一场现代化运动,这场现代化运动最基本的特征是中国决定放弃自己所有的传统和制度,并将西方的文明和制度以及语言作为一个对应体。

  他认为中国所有的变革是对西方文明不断冲击后作出的反应,在很长时间里,这个冲击反应模式是西方学者对中国的现代化的共识。

  1990年代初,在费正清去世之前,他写了《中国简史》这本书。他在这本书中说:

  对不起,我错了。在经过50年的阅历和观察后,费正清认为中国的现代化发展不是一个冲击反应的结果,而是自身内在的基因变革和发展冲动的结果。因此,中国的现代化道路具有自身的内在性和动力源。但很可惜,他写完这本书六个月后就去世了。中国的动力源是什么?内在动力和需求是什么?他没来得及解释,那时中国还不像今天这样发展的让人恐惧。

  今天有一个词叫鄙视链,一个阶层鄙视另一个阶层,农民工可能处在鄙视链的最底端。2.3亿的农民工,他们在改革开放时,通过联产承包责任制解决了粮食问题,但他们要进城时却发觉这个国家有很多制度限制他们,无奈回乡,洗脚上岸办了中国乡镇企业,然后中国城市化以后,他们又以不真实的身份进城,付出他们的劳动,今天他们仍然是中国城市化建设的主力军。

  企业家站在鄙视链的最高端,1978年以前中国没有一个私营企业,今天却是两千万。今天中国是一个拥有两千万私营企业的社会主义国家,这也是所谓的中国特色经济改革的一个重要特征。

  他们在过去的几十年里,改变了自己的命运,彩票开奖查询。同时改变了这个国家。很多人觉得,这一波人血管里流的血液都是金色的。这是一群热爱金钱的人,但是当企业做到一定地步的时候,企业家所赚的每一分钱其实跟自己日常消费已经没有关系。

  在相当的意义上承担着社会责任,解决了几十上百甚至过万人的就业,这些就业者的背后就是几百万的家庭。企业家这些不确定的冒险,改变了中国一个个产业,改变了一个个城市的面貌。

  地方干部在今天其实挺郁闷的,甚至很多文章说,中国四十年的改革开放是人民崛起的结果。在人民崛起的过程中,他们需要一些被革命者,一些被改革者,这些被革命和被改革的就是地方干部。回望四十年,地方干部同样是需要我们致敬的。

  谢高华于1982年4月至1984年12月任义乌县委书记,在全国所有的县里面第一个允许老百姓在马路边摆摊卖东西。雨雪天气无法出摊,搭起棚子就成为中国第一个小商品交易市场了,最终形成全球最大的小商品集散中心。

  中国有成千上万的谢高华,就是这些人决定性改变了一个地区的经济面貌。他们手上有很大的权力,也承担着更大的责任。对谢高华来讲,允许农民在马路边摆摊这件事情本身就是违法的,他需要拎着乌纱帽去干这些事情。所以,我们要致敬这些拿着自己的前途去赌改革的地方干部。

  中国每天有一万个企业创业,今年诞生了360万家新注册企业。但是很遗憾,他们中的95%会在18个月里死掉。中国是一个年轻人创业非常多的国家,同时也是创业失败率非常高的国家。

  中国每年有很多人自杀,失恋自杀、抑郁自杀、欠债自杀而很少听到创业自杀的。这些人都是拿着自己的生命在赌未来,这部分人需要致敬。

  2018年是中国改革开放的四十周年,改革开放后头几批的时代骄子,都是50年代末和60年代初的一波人陆续退休了,这波人经历了整个改革开放的过程。再过五年或者十年,又有一代人会退休,80后、90后、00后会不断的崛起。

  在这个过程中,每个人都在思考同一个问题:我跟这个时代有什么关系?我有没有辜负这个时代,这个时代有没有辜负我?

  这个时代从不辜负人,它只是磨炼我们,磨炼每一个试图改变自己命运的平凡人。

  有人叹息青春散场,历史已经结束了,要写回忆录了。但是更多的人开始吟唱世界如此之新,一切尚未命名。

  中国文化交流网是由国声智库文化发展中心主管的综合性公益性文化类信息网站,是对外友好交流的“中华之窗”,是国家文化软实力传播平台,促进国际文化交流的平台。荣获“2016年度中国互联网+文化创新型服务平台”。

联系方式

邮件:6783472062@qq.com
传真:010-682335876
地址:010-682335876
地址:北京石景山区良乡工业开发区建设路22号